敦煌壁畫 

細數舉世矚目的文化藝術寶庫敦煌石窟,以及傳承千年的燦爛敦煌文化,都承載著無數無名勞動者的默默付出和千年不輟的“孤守”。敦煌石窟的營造者、壁畫上的勞動者、敦煌石窟的守護者,構成了敦煌壁畫內外的“勞動場景”。

臨近“五一”國際勞動節,敦煌研究院30日推出《敦煌壁畫內和壁畫外的勞動者》微信特輯,通過回顧重溫敦煌壁畫漫長曲折的發展歷程,以示對千百年來孜孜不倦地陪伴、呵護敦煌石窟的所有“勞動者”致敬。

自公元366年,樂僔和尚在莫高窟開鑿第一個洞窟至今,敦煌經歷了朝代更迭,繁榮衰敗。無數不知名的工匠、畫師,用他們的智慧和雙手,營造了敦煌石窟。

敦煌研究院稱,莫高窟的營造者主要是由窟主、施主、工匠三方面組成。工匠在窟主或施主的僱傭下從事洞窟的營造活動,分為劈岩鑿窟的“良工”和繪製塑畫的“巧匠”兩部分。

從文獻和各時代的藝術風格上分析,前往敦煌的這些良工巧匠主要包括:隨著佛教傳播,從西域而來;跟隨移民實邊時被貶官員大戶而來;隨不同時期到敦煌上任的官吏而來;西夏等少數民族統治時期,到此的少數民族畫師。

敦煌壁畫上的勞動者,呈現出古代敦煌發達的農牧業、手工業和商業。作為戈壁灘上的一方綠洲,迢迢絲路上的關隘重鎮,唐朝時,敦煌糧食不但能夠自給,還成為邊疆軍糧的儲備基地。在此歷史背景下,敦煌壁畫中出現了約80幅農作圖。

敦煌石窟的守護者則是“與時間賽跑的人”。 “莫高窟正在老去,時間是莫高窟壁畫長久保存的頭號天敵。”敦煌研究院表示,人為破壞對莫高窟壁畫產生不可逆的影響,進入洞窟觀看壁畫,有限的空間內二氧化碳和人身上所帶的濕氣會迅速增多,這將加快壁畫的氧化剝落。

“莫高窟老化消失的趨勢,只能延緩,無法逆轉。”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、學者樊錦詩曾如此慨嘆。

為了有效延緩洞窟的老化,敦煌研究院利用實時監測溫度、濕度、二氧化碳含量等一些先進手段,來監測洞窟內微環境,以合理控制遊客承載量,一旦監控的二氧化碳等有害物質超標,洞窟將立刻關閉。

為給這處古老遺產“延年益壽”,上世紀90年代初,敦煌研究院發起現代技術保護莫高窟的“數字敦煌”項目。目前已經完成了敦煌石窟(莫高窟、榆林窟、西千佛洞)120個洞窟的攝影採集、40個洞窟的圖像處理,以及120個洞窟的全景漫遊和20尊彩塑的三維重建。

“千年敦煌燦爛的文化,正是古代勞動人民共同智慧的結晶。”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此前表示,中國很多如雲岡石窟、龍門石窟等著名石窟寺多由皇家資助建造,而莫高窟的形成,得益於整個區域的民眾自發的心願和千年不輟的營建,度過歷史的滄桑與劫難,安然至今。(中新網蘭州4月30日-馮志軍) 

敦煌壁画2

 

敦煌壁画3

敦煌壁画4

敦煌壁畫內外的勞動者1

敦煌壁畫內外的勞動者2  


,
創作者介紹

童方 - 瀟洒獨行, 紅塵幾度! 

迷域獨行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